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想进CBA,香港东方能行吗?

时间:04-29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166

想进CBA,香港东方能行吗?

   今年的中国篮球很忙。五月一日,CBA季后赛还没打完,中国男篮短训营就将在青岛拉开帷幕,除了好久不见的周琦,林葳、崔永熙、王岚嵚等表现亮眼的新人也赫然在列。这还没完,在集训和评估新人之外,这支年轻的队伍还将迎战ABL东南亚职业篮球联赛冠军、香港甲一联赛亚军——香港东方篮球队。这两场内部友谊赛不是陆港两地的兴之所至,而是更大一步棋的先手:据港媒《体路》的报道,香港东方队除了继续征战东南亚联赛,还将谋划进入CBA,此次与男篮“青年队”的较量,就是让篮协检验队伍成色、决定是否放行的参考之一。其实早在三年前,东方队就在谋划此事。现在他们夺得东南亚联赛的冠军,坐拥五名外国选手和三名打过海外联赛的华人球员,还将在香港的马鞍山白石打造训练基地,爬山游海北上南下,俨然势头正盛。在此刻放出消息,不说“板上钉钉”,也算是“信心满满”。虽然香港篮球始终不温不火,顶级联赛只有10支球队(在2021年前只有8支),没有内地的市场规模和台湾的养眼花边,直到2005年才有季后赛和全明星赛,可如果在当下的关口,要选一支“香港代表队”进驻CBA,那香港东方可能正是理想的选择。香港东方雄狮队成立于1932年,是香港首支职业篮球队,在1954年香港建立甲一篮球联赛后,东方队于1957年首夺联赛冠军。可开局即巅峰的他们随后就和其他队伍一道,被永伦和南华轮番压在身下整整61年,中途还降级去了乙组联赛——香港第三级篮球赛事,比甲一和甲二还要低一档。直到2015年,东方队才以甲二冠军的身份重返甲一,蛰伏三年后再次捧杯。东方篮球队的崛起离不开东方足球队,2014年,东方足球队的会长黎展维接手已经跌到谷底的篮球队,当时东方篮球队的主场比赛,几百人的助威团里有一大半都是足球队的友军。香港东方体育总会logo,可以看出他们与足球的渊源除了重振球迷参与氛围,香港东方还瞄准了香港篮坛最立竿见影的一股势力——外援。对香港体坛来说,外援就像从高魔世界穿越到低魔世界的大法师,顷刻间就能改变联赛格局。黎展维刚坐下来,就邀请美国中锋克里斯-巴恩斯来港居住一年,以获得2016年“居港球员”的身份。同时又请来雷吉纳德-约翰逊和奥斯汀两名正牌外援,直接在当赛季帮助东方杀入甲二。在这里就不得不提香港联赛独特的外援制度,得益于香港特殊的历史背景和口岸城市身份,香港篮球联赛的外援成分比较复杂,有纯外援和居港球员两种。被港媒誉为“港版奥尼尔”的克里斯-巴恩斯,就是在香港停赛居住了至少一年(如今只要停赛一年、在港居住三个月就可以),才获得了居港球员的身份,不再占据外援名额。而那些拥有香港身份证、手握两本护照的外国人、混血华人,就更不属于外援了。最大牌的克里斯-巴恩斯,当年在佐治亚大学时一个板凳末端轮换在来到香港之前,他曾效力于立陶宛、葡萄牙和加拿大联赛,是典型的底层美国海外球员,2015年之后他的生涯经历和数据便不再被realgm、proballers这类网站收录,可见香港篮球联赛不被认为是主流的篮球联赛对俱乐部来说,这条政策看似很美好,只要停赛一年就能多引入一个外援战力。可对外援来说,运动生涯的每一天都很宝贵,一年不打比赛,损失的除了真金白银,还有比赛的磨练——考虑到香港篮球联赛的水平,这无疑给大量外援设置了一道很高的门槛,因此香港篮球界并没有大肆招揽居港球员,而香港东方已然摸到了甲一联赛的“外援天花板”。理论上,现在这支香港东方队“只有”3名传统意义上的外援——美国后卫巴锡、入籍美国的哥伦比亚国家队内线特罗查-莫雷洛斯,和加拿大的麦克劳林。除此以外,澳大利亚前锋多米尼克-吉尔伯特(香港译名为基拔……)、菲律宾混血后卫韦思庭和曾在NCAA打过球的徐远征、徐远成两兄弟都拿到了香港身份证,成了地道的香港人。坊间传言的“香港东方有五名外国球员”,就得益于这条特殊的规定。所以香港东方的比赛,会经常出现“四张外国面孔带一个亚洲球员”的神奇画面。于是,想要加入CBA的东方队就面临着两大难题:实力水平、外援制度。虽然东方是香港乃至东南亚赛区的版本之子,可香港联赛的水平自不必说——甲一联赛的平均年薪只有6-7万港元,折合人民币五万多元,去年还发生了飞鹰队员司徒伟杰被欠薪的事件。考虑到CBA的整体实力,东方队在ABL的比赛更有参考价值。外援莫雷洛斯是哥伦比亚的正牌国手,在NCAA打满四年,场均6分4板。身为大中锋,他的三分水平还在不断提高:上赛季的瑞典联赛,他的三分准心升到了40%,在FIBA赛场上,他的一大半出手都是三分,命中率更是从2017年的22%飙升至去年的46%。在去年的美洲杯和之后的世界杯美洲区预选赛上,他都是哥伦比亚队的主要轮换,属于调节打法的空间型四号位。另一个外援美国后卫巴锡则是FIBA世界的流浪汉,此前在墨西哥联赛、法甲、委内瑞拉联赛,韩国KBL打球,也很有CBA小外援的特点:速度快、投射强、挡拆传球很果断,是一个36岁高龄的攻击第一型矮后卫。不过对于他俩,我们无需太多关心,因为这两位强力外援在今年3月打完ABL之后就解约离队了。更值得我们关注的,还是留队的吉尔伯特和麦克劳林。在上个月的ABL决赛中,吉尔伯特拿下13分10篮板,麦克劳林获得14分13篮板(陈兆荣收获11分,看来宝刀依然未老),都是东方队的得分主力。吉尔伯特出生于香港,在澳大利亚长大,从克罗地亚到荷兰,从法国到西班牙,他始终能挤进常规轮换,还在去年的克罗地亚联赛打出了17分9篮板的场均新高。在欧洲打了几年,吉尔伯特很有欧式前锋的特点:传球灵性,技能全面,投射稳定。他的球场视野很好,喜欢白巧克力式的不看人传球,在2月17日的ABL常规赛收官战中,吉尔伯特面对曼谷老虎队爆砍25分21篮板7助攻,可谓虎入羊群。麦克劳林就比较纯粹了,他更像宏远的汉密尔顿,善于挡拆内切,不惧对抗,终结能力强。在2月的收官战上,麦克劳林同样轻松收获27分14篮板。如果东方队真的进入CBA,这两名外籍球员将是各队重点盯防的对象——虽然他们的真实水平距离CBA外援似乎还差一级。另外,东方队目前的主力后卫是32岁的队长陈兆荣,身高1.80米的他和身高1.77米的前队友李琪被称为香港的“水花兄弟”,可见其打法风格。陈兆荣打过三届亚洲杯,投出了37%的三分准心,在2015年的FIBA亚洲杯上,巅峰期的陈兆荣场均可得11分,但在高水平的比赛中,他的效率偏低(打菲律宾、哈萨克斯坦、日本、约旦四场球合计39中12外加15次失误)。平心而论,ABL的联赛水平并不算高。韦思庭、徐远征和徐远成这几位球员在ABL都没接过大旗,也很难比国内普通后卫更出色。东方体育会的副主席游永强表示“预计能以CBA中游队伍的模式管理。”似乎体现了一种革命乐观主义精神。但问题是,CBA的外援制度与甲一联赛截然不同,不存在居港球员这一说,4名外援4节4人次,成绩差的可以4节5人次,但末节统一只能用单外援。麦克劳林铁定是外援之一,问题在于吉尔伯特这种手持香港身份证的外国人,是算入本土球员还是标准外援,如果被当作标准外援,那4节4人次的使用规定将大大限制东方队的整体实力。而如果被视为本土球员,想必又会是一阵舆论风波。风波的种子不只是东方队本身,NBL还有好几支球队翘首以盼,香港东方如果凭借“统战价值”临时插队,那NBL的强队们势必心生不满。到时候CBA如何操作,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。今年NBL冠军:广西威壮此外,香港东方的盈利方式、赞助商标志、是否参与分红和CBA选秀,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讨论。主场如果设在香港,内地球队和球迷赴港的通关手续、香港主场的直播风险(一幅标语就可能封掉直播间)、甲一联赛和CBA联赛的赛程冲突,也都是耐人寻味的问题。但只要思想不滑坡,办法总比困难多。中国篮球的包容性总是在不断增强,港澳与内地的交融也是大势所趋。连李凯尔都能归化进国家队,那给本土联赛注入从未想过的新鲜血液,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。关键还是把能想到的前期准备都做好,别等到东方队进来了,才发现到处都是问题,哪哪都是尴尬(这就是当年香港飞龙的问题)。单从赛场实力来看,CBA球队可能没有多大感知,但是对篮协和CBA公司来说,对中国篮球职业联赛的管理层来说,香港东方的加盟,很可能是一条重量级的,能搅动整个环境的大鲶鱼。新的风暴已经出现,怎么能够停滞不前?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