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白马会所的头牌鸭王,差点被女明星玩废,服侍三名富婆狂赚200万

时间:09-21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87

白马会所的头牌鸭王,差点被女明星玩废,服侍三名富婆狂赚200万

导读:他第一天上班,就遇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富婆,聊天三个小时,被富婆强暴后赚了五万块小费。一个叫陈姐的女人找到他,说:“今晚给姐走,给你买辆豪车!”(本文情节有一定虚构)2018年4月,梁仁辉接到一个电话:“你到底什么时候还钱?”梁仁辉苦笑了一下:“牛哥,真对不起!”电话那头的牛哥说:“当时你妈生病住院,我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,才借给你,说好三个月就还的,都一年多了!”梁仁辉说:“我也想还钱,可是没有办法,牛哥,求求你再给我两个月!”梁仁辉是安徽人,九零后,家境一般,高中毕业后,没有考上什么正经的大学,在上海的一所艺术学院混了三年,由于他身高一米八五,长相英俊,所以当男模经常走秀,偶尔应邀拍一些影视剧,当个打手类的群演。他和女友许秀妮租住在静安区的某个老小区,一房一厅的屋子,月租4000块,混了几年都混不出什么名堂。2016年,他的母亲生了病,他为了给母亲治病,不但刷爆了几张信用卡,还向朋友借了不少钱,光是牛哥这边都借了5万块。牛哥原来也是男模,后来改行做经纪人,两人的关系不错。他的女友许秀妮在一家公司当文员,工资也不高,两人每个月还信用卡,除掉一切开支,所剩不多,根本没法再还钱给朋友,更别说在上海买房。许秀妮看不到希望,留下一句“长得帅不能当饭吃”,钻进了一个富二代的豪车。那段日子,他用酒把自己灌醉,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,在朋友的劝说下,好歹缓过来,但他对自己的前途感觉非常渺茫。牛哥在电话里说:“有一个赚钱的机会,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!”梁仁辉说:“只要有钱赚,让我干什么都行”牛哥说:“等会我发一张图片给你,你打电话过去,就说是我的朋友!”没一会,梁仁辉收到牛哥发来的图片,是一张白马会所的招聘广告,广告显示急聘大量商务男模,工作简单轻松,单纯女陪客人聊天喝酒;要求身高必须在180cm以上,形象必须要帅,穿着时尚、前卫,看起来清爽干净阳光;小费最低1000、有时候拿个3000 、5000 、10000情况也挺多的,上不封顶,月入8万以上;面试通过即可上班,不收任何押金费用。梁仁辉看了广告上的招聘信息,他做了几年的男模,其实也知道一些规则,有一次牛哥带他参加一个酒会,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富婆频频向他敬酒,还主动要他的电话号码。他没给,酒席中途还开溜了。为这事,他被牛哥骂了人一顿,说他不开窍,如今的社会笑贫不笑娼,只要能够赚钱,有什么放不开的?有些女模特还做外围,一个月赚好几万呢!他思索了一下,照着图片上的电话打过去,是一个男人接的,让他去石门一路的旺旺大厦,见面谈。他把自己收拾了一下,打起精神来到旺旺大厦,和他见面的那个男人姓胡,大约四十岁。胡哥见了他之后,两人聊了几句,表示现在就有一个女客户,问他愿不愿意接单。梁仁辉没有选择,只能微微点头。胡哥带他坐电梯到了旺旺大厦的顶层,期间经过三处保安管理岗位,有胡哥带着,保安并没有阻拦。旺旺大厦的顶层是一家装修得很奢华的会所,胡哥带梁仁辉认识了他们的领班Mark哥,Mark哥看了梁仁辉一眼,眼神有几分满意,把他领进了一间化妆室,简单帮他做了造型,换了一身衣服,然后带着他,推开了一间包厢的门。包厢内灯光旖旎,坐了一个四十多岁,一身珠光宝气的女人,正在那里拿着话筒K歌,那声音就像驴叫,实在不敢恭维。Mark哥笑着对那女的说:“刘姐,这是新来的阿辉,玩得开心一点!”梁仁辉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,显得有些拘谨,刘姐放下话筒打量了他一眼,笑着说:“弟弟,过来陪姐姐喝一杯!”梁仁辉坐了过去,拿起酒杯陪梅姐喝了一杯。胡哥告诉过他,除了客人给的小费之外,客人消费的酒水,他有三个点的提成。刘姐长得有些丰满,穿着一身真丝套裙,领口下面胀鼓鼓的露出了一小半白色的肉。两杯酒下喉,刘姐的手就开始不规矩起来,往梁仁辉身上摸。梁仁辉喜欢锻炼,练得一身的腱子肉,腹肌都有八块。他不敢躲闪,任由刘姐摸,只一个劲的倒酒,变着花招喝酒。刘姐喝了几杯酒,有些痴迷地望着梁仁辉:“你要是让姐满意,姐不会亏待你!”刘姐一手端着酒杯,倚靠在他身上,另一只手已经摸到了他的短裤里面去了……梁仁辉非常尴尬,他不能拒绝,只能尽量躲闪。可是刘姐眯着眼睛,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,手上不停,没几下,他就有了反应。更令他难堪的是,刘姐居然强行扒掉他的裤子,低下头去……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